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公车熟女  »  从酒吧到车震
从酒吧到车震
见到他的那个晚上,他正落魄的一个人在酒吧内独饮。吸引我的是他那忧郁而沧桑的面容,说实话,在昏暗的灯光下,他那飘逸的长发也很让我着迷。

  在拒绝掉几个风度翩翩的男子邀请后,我来到了他的面前。

  “可以坐下来吗?”我露出迷人的微笑。

  他抬起头来,在看到我的时候惊讶极了,我对他的表情很满意。

  我径直坐到了他对面的空位上,饶有兴趣的打量着他的脸庞,很帅!还有那性感的胡渣。

  他愣了一会儿后,马上反应了过来,“小姐,不好意思,你看我的样子实在没多余的钱了!”

  他一脸无辜的摊摊手!

  来酒吧喝酒会没钱?要知道,这里的酒比外面超市要贵十倍。他显然是把我当成那些流莺了。

  这对我很打击,在酒吧内混了这么久,第一次被当成是……“没关系的,我可以给你钱!”我揶揄的看着他。

  “真的?”他一副高兴的样子。“先说好哦,我收费很贵的哦~”

  看到他贼贼的样子,我有种上当的感觉。第一次交锋就失手了,看来今晚的猎物也可能是猎人。

  “呵呵,开玩笑的,我叫欧阳青木,很高兴认识你!”他露出了迷人的微笑,很客气的介绍道。

  我虽然有点恼他的玩笑,但是在他那善意的笑容下,我也不禁佩服他的智慧。

  我们彼此试探性的接触后,渐渐的聊了开来,青木是那种很会把握机会的高手,往往能给那些看似无聊的话题增添不少趣味。

  这让我的感觉很好。不知不觉中,聊到了深夜。酒吧的高峰期已经过去了,最后我提议离开。

  出门的时候,青木很自然的搂住我的腰。我没有拒绝,顺从的偎在他身边。

  两个人像恋人一样的亲密。

  “去哪里?”我望着他,这个暗示连白痴都懂。

  青木神秘的笑了下,附在我耳边道:“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?”

  “会开车吗?”我从坤包内掏出钥匙,朝他晃了晃。

  “哦~看来我傍到个富婆咯!”青木吹了个口哨,接过车钥匙。

  大奔在临海的公路上飞驰着,车厢内的音响被青木开到了最大,狂激的disco音乐撩拨着我的神经。我也变得疯狂起来,尽管青木还在开车,但是我也不管了,直接解开他的裤链,把心仪的阴茎掏了出来。他的阴茎已经在我的挑逗下彻底勃起了,尺寸我挺满意的,比普通人大了两号。如果说,一群人里穿鞋的鞋码平均是四十码,那么青木的鞋码却是四十二码的。这也是我每次衡量男人的标准,由于我的阴道比普通女性要深一些。所以我遇到的男人大多数都是不达标的。而见到青木的尺寸我马上心动不已。

  “宝贝儿,你可真骚啊!这么快就想要啦?”青木空出一只手来,伸进我的胸衣内摸弄着。我配合的把裙子的肩带懈了下来,并把蕾丝文胸也脱了。我傲人的乳房弹了出来。

  “啧啧~好漂亮的奶子,嗯,手感也不错!”青木一半的心思开车,另一半的心思放在了我的身上,他的手指头熟稔的在我的奶头上揉搓着,老到的手法像电流一样的一阵阵的刺激着我。我闭上眼睛舒服的享受着。

  “宝贝儿,你可别偷懒哦~嘿嘿!”青木嘿笑着道。

  我看见他正扶着他那大二号的阴茎摇晃着,我妩媚的白了他一眼,然后趴到了他的胯间。

  近距离的观察更让我心动不已,好粗大的家伙,特别是那暗紫色的龟头,有橘子那么大了。茎体上遍布蚯蚓般的经脉。一握上去,手心都有被烫到的感觉,强有力的脉动仿佛想挣脱我的把握。

  “你的家伙真大!”我不禁感叹道。

  “那当然,叫声大鸡巴哥哥来听听!”青木显然兴奋了起来,说话也粗俗了许多。

  我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,不理他。

  谁知道他居然在我的奶头上用力的掐了一下,痛的我一阵肉紧。

  我只好不甘的叫道:“大鸡巴哥哥~”

  “嘿嘿,宝贝儿这才乖嘛,来,舔下!”青木得意的命令道。

  其实就算他不说,我也对这大家伙垂涎三尺了。我伸出舌头在马眼周围舔弄了一会儿,然后试探着,含住他的大龟头,口腔顿时像含进了一个滚热的大号汤圆。

  “嘢~爽啊!继续!”青木舒服的呻吟道。

  我开始有节奏的帮青木口交起来,让他的阴茎在我的嘴巴内抽插着。对于口交我有特别的爱好,并且在这方面我的经验丰富,包括深喉。

  一般的男人我很容

  易就可以做到,但是今天面对着有着将近三十厘米的大号阴茎,我感觉到了挑战的欲望。一边用嘴唇和舌头向男人展开攻势,一边不断变换头颈的姿势,以求达到最好的角度,可以让自己顺利完成深喉。

  “哦,不是吧,你怎么做到的?”

  我的鼻子贴在了他的小腹上,青木卷曲的阴毛绕的我痒痒的,我此刻并不能说话,因为整条阴茎都进入了我的口腔内,硕大的龟头在我的喉咙深处脉动着。

  我得意的看着他,并示威的伸出舌头在他的睾丸上舔弄着。

  青木爽得一阵呲牙咧嘴,表情由于极度的快感而扭曲着。

  他猛的刹住了车。

  “宝贝儿,来,再做一遍我看看!”

  我吐出了他的阴茎,大口的喘息着,口水顺着嘴角流到了我的胸前。

  “来嘛!来!再让我爽爽!”青木焦急的催促道。

  我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,然后在他的注视下,再次的把他的大家伙吞进喉咙里。这次容易了许多。

  “哇,爽啊!他妈的,原来深喉是这滋味~”青木兴奋的压着我的头部。我怀疑他是否想来睾丸一起塞进来。

  “我受不了了,来,帮我吹出来!”青木急促的命令道。

  我喜欢帮男人口交,特别是当他们射精的刹那,那种成就感让我陶醉。

  一只二十多厘米的肉棒完全的插入喉咙,而且还要摆动头来让那个大家伙在自己嘴里进出,我简直是差不多连整个胃都想吐出来了。而青木却兴奋的大声呻吟着,这是我的动力。差不多就在我再也不能坚持的时候,青木大叫一声,喷出了多的不能再多的一滩精液,而这些精液直接就打在了我喉咙深处,甚至是直接射时了胃里。虽然一种成功的喜悦让我高兴不已,但这也让我发出剧烈的一阵咳嗽,不过在最难受的那一会儿,自己似乎真的有了超强的快感,可以肯定的时,的下体现在正向外流着淫水呢。

  “宝贝儿,哥爽翻了,呵呵!”在休息一阵后,青木重新发动了车子。

  “就知道顾自己,也不奖励下人家!”我故意生气的撇过头去。对于他刚才粗暴的动作,让我现在都还有点反胃呢。

  “嘿嘿~别生气,呆会保证有你乐得!”青木邪邪的笑道。


  【完】